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很平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女儿丢了”  

2015-04-11 15:07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昨天夜里雷电交加,下了一阵急雨。女儿被雷声吵醒,抱着被跑到我房间,搂着我睡着了。

我昏昏沉沉地睡去,凌晨被噩梦惊醒。醒了之后紧紧地搂着女儿呜呜地哭,一直哭到天亮。

大军哥问我怎么了,我说:“梦见女儿丢了。”

大军哥嬉皮笑脸地说到:“丢就丢呗,又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大军哥说的轻松,却不知道,时隔多年,丢女儿的事儿,在我心里一直有阴影。

2006年我在制瓶厂上班,因为没有休息日,想添置些东西都很难,一些不是贵重的东西,我只好在下班以后到夜市去买。

7月的一天下午,和大军哥约好,我下了班直接去夜市,他下班先接女儿,然后到夜市和我汇合,买完东西一起回家。

到了夜市以后,我们俩一边挑东西一边往前走(向西走),女儿就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的跟着。

我们走过了几个摊位,我突然想起孩子不在身边,便问大军哥:“可心呢?”

大军哥说:“没看见啊!”

当时我就蒙了,脑子一片空白,开始大呼孩子的名字。

如果女儿在附近,不可能听不到我的喊声,听到了肯定会回应我的。喊了很多声都没有听到女儿的回答,我马上意识到,女儿丢了。

我歇斯底里的大喊:“可心,可心,你在哪,妈妈在这呢,你听见妈妈喊你了吗?听见了就喊妈妈一声!可心,可心……

那时候的心情,我都无法有语言来形容,感觉天一下子塌了、绝望、自责、后悔……

我不断地大喊:“可心、可心……”,那声音简直就是撕心裂肺的哀嚎,我当时已经不会哭了,一滴眼泪都没有。

关键时刻还得是男人比较沉着。大军哥虽然也很着急,但还能沉得住气,对我说:“时间不长,孩子应该走不太远,我往东面找,你往西面找,我们走到市场的边上,不管找到找不到,我们还到这地方汇合,找不到就报警。”

我听了大军哥的话,都顾不上回答,就一路向西一边喊一边跑去。

我刚跑出没多远,就听见有一个女业户问我:“你是不是找一个五六岁的、穿着绿色背心的小女孩?”

我急忙点头。

她接着说到:“孩子一边哭,一边喊妈妈,跑到这,又往东边跑了,你去东边找找吧!”

我道过谢,又一路喊一路往东边跑去。

快跑到市场东边尽头的时候,我看见大军哥拉着女儿站在那里正在和别人说话。我跑过去,一把把女儿死死地搂在怀里,嚎啕大哭,眼泪滴了女儿满脸满身。

哭了很久,哭累了,才慢慢换过神儿来。听女儿断断续续地讲事情的经过。

原来,我和大军哥挑东西的时候,女儿就在旁边玩“躲猫猫”。正当女儿躲到业户背后的时候,我和大军哥继续往前走了,谁都不没留意女儿。等女儿转过身找我们的时候,发现找不到我们了,就哭着找妈妈。

女儿先往西找我们,跑了一段路,没找到我们,就又往回跑。直到跑到接近市场东边的尽头,一个卖小饰品的小伙子拦住了她,让孩子坐在他的凳子上,告诉孩子:“你不要乱跑了,就在这里等爸爸妈妈,爸爸妈妈会来找你的。”然后问孩子,是否知道爸妈的电话。正当小伙子要给大军哥打电话的时候,大军哥赶到了,这时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

千恩万谢地告别了小伙子,带着女儿回家。找孩子的时候,像疯了一样什么都不顾了。找到之后那个后怕啊!一路上都在浑身发抖,像筛糠一样。手紧紧地牵着女儿的手,不敢松开,很怕一松开,女儿就不见了。

直到现在,我都不敢想象,如果那天真的把女儿给丢了,会是什么样的结果。也许,我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,也许,即便我还活着,也是疯疯颠颠地到处跑,逢人就叫“可心”。

每次想起女儿丢的经历,我都会哭好久好久。

以前,看到电视上、报纸上找孩子的报道,我很不能理解,好端端的,家长怎么就能把孩子给丢了。自从那次经历以后,我才明白,都是家长一时的疏忽大意,才酿成了悲剧。

唉,带孩子真不敢大意啊!后怕啊!那次以后,每次上街,我都紧紧地拉着女儿的手,直到现在,我们一起外出都还是拉着手或者挽着胳膊呢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