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很平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  

2014-08-26 06:39:48|  分类: 马丫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“说好的是来爬山,怎么还走上‘水路’了呢?”

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人工水渠,还有那不足两尺宽的水泥路,路的右侧是不知深浅的渠水,水面离地面大约有两米深,我就胆儿突儿的不敢走,忍不住问队长。

其实,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。

进山的时候,本来说好了随着前面的大部队走,可以绕过临时收费卡,哪成想我们高估了他们,他们的领队把我们领上了“迷路”。

大部队从山脚向山上进发,没有走多远就被一道铁丝网拦住了去路。大家便沿着铁丝网一直往前走。只是这条路实在不能称其为路,树枝、杂草支楞八翘的,我们一边走一边手扒拉树枝、脚踩杂草,小心翼翼的往前走。往前看,看不到头,往后看,看不到尾,只能看见自己前后的几个人。

我们队长就是能闹,走着走着就听他大声朗诵到:“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。”听得大家一阵笑声。

沿着铁丝网走了大约半个小时,突然觉得前面视野开阔了一些,正在左顾右盼的时候,便听到前面的人喊道:“啊?看到公路了,怎么这样眼熟呢?这不是刚才我们经过的公路吗?看,刚才在那割草的几个人,现在还在那,原来我们又回来了。”

前面的人停下来以后,后面的人也跟了上来。大家议论纷纷,互相询问下一步该怎么走。这时我们队长又开腔了:“同事们,经过艰苦的长途跋涉,我们这里胜利会师,这次爬山任务圆满结束。”

听到这里,我也跟着凑气儿:“刚刚我们已经成功了征服了115米的高峰(在山上有人用手机导航时说我们正处于海拔115米的高度),现在收队。”

说笑归说笑,不能窝在这里不走。我们又陆陆续续地下了山,走上了公路。

我看了一眼时间,进山已经一个半小时了,我们还在原地打转。我觉得这样转下去很浪费时间,就问队长:“正好,你不是领队吗?你到底认识不认识路?这样和他们瞎转悠,得转到什么时候啊?

队长听了以后不紧不慢地说到:“不认识路能做领队吗?等一下人少了一点的时候,我领你们环湖走过去,绕过辉山不爬,直接爬棋盘山。”

反正我又不认识路,跟着走吧,七扭八拐地,不知怎么的就走到这长长的水渠边上了。

如果只是水深、堤高、堤岸窄也就罢了,问题是风吹水面居然有明显的水波纹。我从小就怕水,最怕水波纹,一看就迷糊。看着队长在前面开道,我不得不跟着往前走。队长边走边安慰我说:“马丫,你不要害怕,跟着我走,手抓住草带着点劲儿,看着脚下,别让草给绊住了。”

我走了几步说到:“看见水晃我就迷糊。”

王军走在我身后,听了我的话说:“你尽量往左边瞅,别看水。”

你还别说,不看水以后,感觉好多了。

不过,王军在我身后一个劲儿地说:“走这里多危险啊!水那么深,岸又那么直上直下的,真要是掉下去了,就是会游泳都爬不上来。”

他说的时候他还不住地往水里丢石子。听到一声又一声的闷响,王军不说我也知道,这说明水很深,我的心跟着这声音一紧一紧的。

“幸亏我手里的棍子没扔,如果真的有人掉下了,还能抓住这棍子,兴许还有救。”王军不停的唠叨,本来我就害怕,他还老是制造紧张空气,这心真是提到嗓子眼儿了。

有时候脚被草的藤蔓绊住了,没迈开步子,被拽得一趔趄,吓得我情不自禁地“嗷”的一嗓子,大家的心就都跟着悬起来。有时候风吹得我身体一晃,我又“嗷”的一嗓子,把我们队长给吓的,腿肚子都嘚瑟了。急忙对我说到:“马丫你别怕啊,没事,没事,看准脚底下,千万别踩空了,再坚持一会就到头了。”然后又冲着王军大喊:“王军你闭嘴,马丫本来就害怕,你还老吓唬她,你成心啊?”

王军根本不听队长那套,依旧像唐僧一样念叨,我也借机说到:“是的,王军你越说我越紧张。”

王军说:“我这样说是想引起你们的注意,让你们别大意了。”

说着话的工夫,我的脚又被藤蔓绊住了,我又“嗷”了一声,叫完我就“咯咯”大笑。虽然每次我都很害怕,但每次大叫之后我都忍不住咯咯大笑,叫一路笑一路。我一笑王军就说我:“不许笑,大笑会影响判断力的。”他越这样说,我越笑个不停,最后给王军弄的没脾气了,也不制止我笑了。

走了很久,我好像是适应些了,也不那么害怕了。一开始都是猫着腰走,渐渐地也敢直腰了,还敢回头看了。

回头看看“心飞扬”,像没事儿人一样,还一边走一边拍照片呢,佩服!我们在水渠边上走的照片,都是她拍的。

也说不清这段路到底有多长,只觉得走了好久好久,终于见到了尽头。

离尽头大概还有百八十米的距离吧,李哥看到左侧不远处有路,就建议我们到上面去走。我们在他的带领下都走了过去,看到上面是一段开阔、平坦的公路。终于不用走那段“水路”了,把李哥高兴地像狼一样地嚎叫了一声,这一叫不要紧,就看不远处有两个穿着迷彩服的武警冲我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王军反应最快,急忙跑回了水渠边,边跑边喊:“赶紧回来,武警还端着冲锋枪呢!”

他的话音刚落,我们也都跑了回来。

枪不枪的我们没注意,但武警冲着我们走来可是真的,原来,这里是军事管制区。

回到水渠边,还要走完这百八十米。胜利再望,我们都很安全。

这时候队长还不忘幽他一默,对我说到:“马丫啊,今天我最担心的就是你,李哥、王军没的说,别看心飞扬是女人,她经常和我们出队,胆大、心也大,我不担心她。我第一次带队,你第一次和我出队,万一要是出了问题,把我这管理员再撸了,我不是白熬了吗?能熬上个管理员我容易吗我?”

他的话又逗得我们哈哈大笑。这一路上虽然紧张、甚至有一点惊险,可是笑声不断,笑得我腮帮子都疼了。

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 - 马丫 - 我很平凡

从115米“高山”上撤回来的大部队。

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 - 马丫 - 我很平凡

从这里过了小河,就到了人工水渠。

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 - 马丫 - 我很平凡

这就是人工水渠,我也叫不出它的名字。

 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 - 马丫 - 我很平凡

刚刚走上人工水渠的时候,大家心里都有些惴惴的。我前面的人就是队长,后面的就是王军。

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 - 马丫 - 我很平凡

走了一段时间,已经不那么害怕了,可以正常行走了。

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 - 马丫 - 我很平凡

胆子大了以后,回望了一眼,拍了张照片,留个纪念。

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 - 马丫 - 我很平凡

马上就到了水渠的尽头,已经看到了大桥,这里的路也宽敞安全多了。

  

笑到腮帮子疼(二) - 马丫 - 我很平凡

军事管制区就在这山里。

 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